第1549章 死馬當作活馬醫

作者牧塵客 全文字數 3361字

始皇帝沒有死在沙丘,對于陳旭來說,就是一場偉大的歷史勝利。 從順利離開沙丘啟行開始,陳旭便感覺到了一種復雜無比的心情,既有輕松,又有緊張,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疑惑。 可以說從他用一針五毒舒魂水喚醒始皇帝的那一刻起,始皇帝的命運就徹底改變,他這個歷史的攪屎棍也終于完成了最偉大的使命,在為大秦續命的征途上邁出了至關重要的一步。 只要始皇帝能夠活著回到咸陽,那么胡亥趙亥集團就不得不繼續隱匿謀朝篡位的企圖。 如若始皇帝能夠慢慢修養恢復記憶,那大秦便能夠一切平穩如昔,而經歷此事之后,陳旭也會不惜以辭職為要挾,逼迫始皇帝立下儲君,只要搞定這件事,大秦的未來便光明一片。 而即便是始皇帝不能恢復記憶,但也只是失憶,而不是中風偏癱或者老年癡呆,只要將各種事慢慢告訴他,很多事還是能夠慢慢恢復,勸說他立下儲君也照樣有效。 唯獨這些事都存在極大的不確定因素,五毒舒魂水畢竟只是一種挖掘潛力的興奮劑,并不能治病,始皇帝中風的癥狀并沒有減輕多少,更加沒有根治,腦溢血的情況隨時都會發生,或者說眼下一直都在持續,之所以還能夠好好的堅持到咸陽,是因為路上陳旭接連又給始皇帝喝了兩次五毒舒魂水。 但五毒舒魂水喝的越多,其實就會消耗更多的身體潛力,未來的病情越發不能預測和控制。 就像歷史上的秦朝一樣,李斯用嚴苛的法令死命鎮壓百姓,但繁重的勞役壓迫已經讓百姓到了崩潰的邊緣,只要小小一點兒躁動的苗頭,一根毛細血管突然崩潰了,整個大秦也就完蛋了。 腦溢血即便是放在后世也是難以醫治的重病,輕者鉆孔重者開顱,但面對寄存靈魂的大腦,任何細微的損傷都將萬劫不復,何況是在這個連繃帶都扎不好原始年代,大部分鄉土醫生都還處在跳大神的階段,一般碰到這種失憶的,直接會以鬼祟附身用火燒死了。 在百萬民眾夾道恭迎之中,巡游隊伍終于順利進城,面對熟悉的街道,始皇帝似乎更加的陷入了回憶的痛苦之中,身體不斷的顫抖抽搐,而到了朝議大殿門前的廣場之上,看著越來越近的皇宮,始皇帝表情更加痛苦,抱著腦袋死死盯著高大的宮門,雙眼之中慢慢露出一股血色。 這個地方,讓他感覺到一種靈魂深處的熟悉感,但任憑他如何回想,總是想不起這是什么地方。 “陛下,這里便是您平日居住的皇宮,您需要休息,切莫胡思亂想……” 陳旭同樣滿臉痛苦的看著這個威震華夏的千古帝王,心中竟然有些刺痛和后悔。 如若始皇帝就這樣一輩子失憶,就這樣渾渾噩噩度過余生,是不是對他太不公平了? 這不是他想要的,他的威儀、他的仁德、他的成功、他的霸業,最后都將在史書中變成一個老年失憶的癡呆患者形象千古流傳。 始皇帝巡游回宮,自然整個皇宮忙亂無比,不光皇族悉數到齊,就連后宮所有夫人嬪妃女御官也全都一路跪地迎接,但始皇帝卻對這些熟悉的女人視若無睹,臉色慘白痛苦的在清河侯和一群太醫御醫宮人內侍的簇擁下直奔紫宸殿的寢宮。 很快紫宸殿四周就被戒嚴,除開夫人嬪妃之外,任何人都不能靠近,而即便是允許進入探望的,也只能在寢宮之外等待,因為一群太醫御醫正在里面診治。 始皇帝進入寢宮足足半個時辰過之后,一群太醫御醫才一個個抹著額頭的汗水出來,陳旭也同樣感覺到有一種精神虛脫的壓力感。 路上始皇帝雖然也曾經病情有過反復,但并未曾像回咸陽之后這般痛苦,眼下經過一群太御醫扎針止痛又服下安神的湯藥,始皇帝才終于慢慢安靜下來沉沉安睡過去。 但若是生活在這無比熟悉的王宮之中,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能讓其產生回憶的沖動,而只要已陷入回憶之中,始皇帝立刻就會開始頭痛,似乎大腦的記憶區剛好是破裂的血管位置,產生的壓迫讓他痛苦不堪。 但不管怎么說,始皇帝終于是打破了曾經的歷史,或者在他第六次巡游之后活著回到了咸陽。 而趙高李斯串通矯詔的事情也完全沒有機會發生。 眼下就是要等,等到始皇帝靜心養病慢慢恢復。 “侯爺,陛下的病癥看來更加嚴重了!”走出寢宮之后,滿臉憔悴須發凌亂的徐福將陳旭拉到角落低聲提醒。
“我知道,但你們一定要盡力,至少要讓陛下挺過這幾天危險期,眼下不用勞累奔波,只要安心靜養,想來陛下的病情會慢慢穩定下來!”陳旭悵然的點頭。 “中風之癥自古無解,乃是氣血淤塞所致,而且頑疾在頭顱之中,任何湯藥其實都效果不佳,侯爺,福以為如今陛下已經回京,您最好立刻召集卿侯重臣和禮部少府官員準備安排后事,而且還要催促陛下陵寢施工,以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帝王尸骨,最忌憚不能及時入土,暴露在空氣中幾日便會腐朽……” “嗯,這些本侯稍后自會去安排,你無需操心,這里暫時就由你負責照看,雖然車馬勞頓,但你眼下還不能休息!”陳旭點頭。 “是,侯爺放心,福一定會竭盡全力施治。”徐福苦笑拱手。 “對了,安排人盯著太醫令周炯,千萬不要讓他進入陛下的寢宮!”陳旭準備離開的時候想起一件事,忍不住特別叮囑徐福。 “是,侯爺安排福一定會小心謹慎!”徐福心臟怦怦亂跳的答應下來。 “就如此罷,本侯先出宮安排,陛下有任何動靜都需第一時間通知我!”陳旭點頭之后轉身就走,走到寢宮大門口又折回來。 “侯爺還有何吩咐?”徐福臉皮有些發黑。 “皇宮的御醫太醫雖然醫術精湛,但診治用藥皆都循規蹈矩,面對中風這種重癥并無良策,如今清河醫院還有正伯僑、宋毋忌等幾位方道名醫,另有幾位苗醫……” “侯爺,這些人都來歷不明,豈可貿然召入宮中為陛下診治,若是陛下有個三長兩短福就大禍臨頭!”徐福瞬間把頭搖的像撥浪鼓一般,臉皮都有些扭曲。 “陛下如今這個狀況危險異常,若是沒有其他途徑和診治手段,怕是隨時都可能殯天,死馬當作活馬醫,你沒聽說過么,此時此刻還說什么大禍臨頭,何況還有本侯在,你怕甚子,我只問你,若是這些人進宮來診治,會不會多一些把握?” “自然會,正伯僑宋毋忌當初在齊地就是名士,算起來還是福的前輩,而且還得過方仙道的道法真傳,醫術也比福更加高明一些,不然當初也煉制不出來五毒舒魂水這種逆天之物,但這些人心思難測,貿然召進宮來,一旦陛下出事,必然會引人攻訐,到時候侯爺也會多許多麻煩!”臉皮抽抽著解釋。 “這樣吧,我稍后和一群夫人還有諸位公子商量一下,若是他們同意,便讓正伯僑和苗醫進宮為陛下診治,若是不同意也便罷了,生死有命,我等作為臣子,也只能盡力而為……這是一瓶五毒舒魂水,不到萬不得已不要給陛下服用,切記,此物只可救急,不能治病……” “侯爺放心,福知曉!”徐福臉色發白的趕緊將小小的玻璃瓶子藏于衣袖之中。 陳旭嘆口氣轉身走出寢宮的大門,而此時,早已在紫宸殿外等的心焦如焚的一大群后宮嬪妃和公子公主呼啦一下包圍過來。 “太師,陛下病情如何?” 一群妃子皆都滿臉淚水情緒焦慮,公子公主也皆都神情凄然。 “諸位放心,陛下眼下無虞,已經用藥之后安睡,但切記不可吵鬧,陛下需要嚴格靜養,你們每日探看時間也不能太久,還有不要全都來探看,等過些時日陛下病情穩定之后,自然會召見……” 陳旭趕緊解釋一遍,然后又把方才的想法說了一遍,一群人微微的騷動之后,大公子扶蘇站出來深深一揖眼圈通紅的說:“父皇病重,還勞動太師動用仙法才挽回性命,如今父皇病情不明,我等全都六神無主,如何醫治還請太師全權安排,無論后果如何,我等都會銘記太師恩情!” “皇兒說的對,陛下病癥太師最清楚,我等眼下皆都神思混亂有若亂麻,一切拜托太師做主,婦等皆都感激不盡!”身為扶蘇母妃的鄭夫人也福身下拜。 “還請太師做主!”一群公子公主和嬪妃全都齊聲行禮。 “好好,難得諸位夫人和殿下對旭的信任,我一定盡力安排救治陛下,此處不宜久留,還請各位先各自回去等待消息……” 陳旭安撫完一群皇妃公子之后出宮,很快再次被一群等候的卿侯官員團團包圍,其中不乏陳平安魚梁孫叔炅等這些相熟之人。 混亂嘈雜的詢問中,陳旭也沒辦法仔細解釋,只說陛下如今情況尚好,幾日修養之后便可以上朝理政,這一下眾人心頭大定,也知道陳旭眼下忙碌,于是都紛紛行禮之后告退。
隱藏
宝盈集团bbin网址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