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五百八十三章 蘇醒

作者夜雨聞鈴0 全文字數 2236字

蕭月漓乃是冥王……蕭炎還沒有接受他尊上的身份,現在又得知蕭月漓是冥王,這些勁爆的消息幾乎差點讓蕭炎暈厥了過去,已經不能用難以置信來形容了,因為蕭炎沒辦法表達出此時內心所想,因為這個身份簡直是令人一時間難以接受。 “我知道對于你來說,似乎一直認為你只是一個平凡人,尊上只不過是一個身份,你也可以不選擇成為尊上,如今的我也只是我一縷神識,更無法左右你,因為無論結果如何,這都是必然,不過我想,你的道心即是守護……所走的路也不會有太多偏差。”尊上看著一時間百感交集的蕭炎,再度說道。 “時間也差不多了……你也該蘇醒了,記得替我向她問好。”尊上微微一笑,便是緩緩說道。 “等等,尊上我還有一事,我想知道子辰虛靈塔的秘密。”蕭炎急忙追問。 尊上聽聞子辰虛靈塔后,臉色也是微微變得凝重起來,目露思索之色,然后緩緩的說道:“這座塔你一定要保護好,至于它的用途遠非你現在知道的這么簡單,你現在的用途都只是我曾經修煉所需所創造,但它本身還擁有著一個巨大的秘密,這個秘密我不能告訴你,也可以說……它真正的用途我也只是知曉一些線索,塔本身的秘密需要你自己去打開它。” 蕭炎聞言微微一愣,原來子辰虛靈塔這么多層,只不過是尊上有意或無意創造而出,子辰虛靈塔真正的用途還是一個謎團。 “尊上,你可知道湛老是誰?”蕭炎問道,提到湛老他的臉色有些難看,因為這一次,如果子辰虛靈塔出現,能夠讓眾人都進入子辰虛靈塔中去躲避蟲洞亂流,那么就不會出現如今的慘狀了。 “湛老?”尊上搖了搖頭,似乎并不知道這個名字。 “也許是塔靈吧,這座塔我知曉的并不多,以至于說,它能跟著你我都覺得非常奇怪,但我曾經乃是從一個比我還要強大之輩所得。”尊上說道,當然,尊上自然不可能告訴蕭炎,這是他偷來的。 “比尊上還要強大?!”蕭炎驚訝,尊上緩緩的點了點頭。 “修煉本就是一條永無止境的道路,所謂的最強,只是這片三千界空的最強,虛無海可不知這一個虛無海,我們不能把我們不知道,或尚未發現的,便以為它不存在,那只是局限在自我認知之中。”尊上對著蕭炎緩緩的說道,蕭炎聞言也是若有所思,似乎的確如此。 斗氣大陸之時,蕭炎認為斗帝便是最強,直至進入斗帝大陸,才發現自己不過只是一只井底之蛙,以至于蕭炎突破到了斗仙,更是知曉了斗仙之上乃是斗神,甚至不朽…… 似乎這一條路,看起來是如此之漫長。 “這座塔保護好它,現在……你該蘇醒了……”尊上說完,蕭炎便是感覺到自己靈魂一陣震蕩,再度陷入了昏迷之中。 不過旋即伴隨著的便是傳入蕭炎靈魂深處的痛楚,蕭炎感覺到了他的肉身,渾身非常的非常的僵硬,似乎因為血液停滯的原因。
胸口之處傳來了疼痛,心臟發出的跳動之聲不斷的刺激著蕭炎的靈魂。 蕭炎極力的想要睜開眼,但是渾身上下卻是沒有半絲力氣,這一次他真的算是死過一次了,只不過好運的是,他又活了過來。 在蕭炎感覺體內仿佛被掏空了一般之時,忽然體內傳來了溫熱的能量,嘴唇之上也是有著一抹溫柔之感,蕭炎終于……徐徐的睜開了眼睛。 在眼神的一陣模糊之中,蕭炎才看清了眼前,一張臉龐靠近著他,嘴唇上的軟綿讓蕭炎感覺到了不對勁,眼前竟然是個女子,而且,正在吻他…… 女子閉著眼眸,如此近距離的觀看,蕭炎看著這張絕美的臉龐,忽然之間愣住了,不過女子似乎也感覺到了什么,睜開眼來,頓時臉頰之上浮現了兩抹緋紅,不過在離開蕭炎嘴唇的一瞬,臉上的表情便是瞬間變得一片冰冷。 “你……醒了。”女子緩緩的開口,而這絕世美顏自然便是女皇殿下。 蕭炎想要開口,但是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女皇殿下拿出了一枚丹藥,放入了蕭炎的口中,然后再拿出了一瓶靈液,喂蕭炎服下。 頓時之間,蕭炎體內原本只有一縷火苗,再度燃起了熊熊烈火,蕭炎蒼白的臉龐之上,也是再度浮現了血色,呼吸也開始變得平穩。 “多謝……前輩……”蕭炎第一句,乃是謝意,也以至于,女皇殿下臉上的冰冷消退了幾分。 “你剛剛復活,我替你換了他的心臟,你需要時間適應。”女皇殿下緩緩的說道,而女皇殿下口中的他自然便是尊上…… “你應該見過他了吧?”女皇殿下頓了頓,問道。 “前輩……所說的是尊上嗎?”蕭炎說話還是有些費力,掙扎著坐起了身,身體還是有些僵硬,血液還沒有循環開來。 女皇殿下點了點頭,眼神之中透露著一些蕭炎沒有發覺的情愫。 “見過了,尊上讓我替他問好。”蕭炎回答道,此時蕭炎注意到了女皇的表情,便是瞬間明白了尊上和女皇之間有點東西。 “問好……他倒是舒服,死了就死了,還擺一個爛攤子讓我給他收拾!”女皇殿下不好氣的說道,但是蕭炎卻在女皇殿下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思念。 蕭炎笑了笑,半晌之后,身體狀態有了好轉,站起身活動了一下,然后問道:“前輩,這里是哪里?” 女皇殿下看著蕭炎,上幾世女皇都十分反感,但此刻看著蕭炎,竟是燃不起半絲反感,因為女皇看向蕭炎的時候,倒映在她眼眸里的,乃是曾經站在這片三千界空最頂峰的男人。 “這里是古神殿,現在你基本恢復了行動力,隨我去大殿吧,你再不出去,那位小姑娘恐怕得哭暈過去了。” 蕭炎轉過頭來,看向了亭亭玉立的女皇殿下,之前并沒有注意女皇殿下的容貌,蕭炎這才仔細一大亮,令得蕭炎的眼神都是一滯,而這一滯卻讓氣氛頓時有些尷尬。
隱藏
宝盈集团bbin网址大全